<i id='molq7'></i>

        <acronym id='molq7'><em id='molq7'></em><td id='molq7'><div id='molq7'></div></td></acronym><address id='molq7'><big id='molq7'><big id='molq7'></big><legend id='molq7'></legend></big></address>

      1. <tr id='molq7'><strong id='molq7'></strong><small id='molq7'></small><button id='molq7'></button><li id='molq7'><noscript id='molq7'><big id='molq7'></big><dt id='molq7'></dt></noscript></li></tr><ol id='molq7'><table id='molq7'><blockquote id='molq7'><tbody id='molq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olq7'></u><kbd id='molq7'><kbd id='molq7'></kbd></kbd>
      2. <span id='molq7'></span>
        <dl id='molq7'></dl>
        <fieldset id='molq7'></fieldset><i id='molq7'><div id='molq7'><ins id='molq7'></ins></div></i>
      3. <ins id='molq7'></ins>

        <code id='molq7'><strong id='molq7'></strong></code>

          特朗普指責中國幹預美國選舉 美媒嘲笑:證據呢?

          • 时间:
          • 浏览:12

            【環球時報駐美國、德國特派特約記者 張夢旭 青木 陳一 柳直 環球時報記者 倪浩】“這將是史上最值得關註的一次聯合國安理會會議”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主持26日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之前 ,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曾對此作出預期  。果不其然 ,特朗普利用這一嚴肅的國際政治場合制造瞭大新聞  ,但卻不是外界此前預期的“美國優先”受到圍攻  ,也不是圍繞“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引發論戰  ,而是他點名指責中國幹預美國選舉  。值得關註的是  ,特朗普本人及其他美國高級官員事後又多次重復這一指控  ,然而國際主流媒體卻發現  ,不管美國官員說瞭多少遍“中國幹預美國選舉”  ,他們並沒有提供任何確切的證據 。顯然  ,事實站在中國這邊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稱:“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幹涉任何國傢的內政  ,我們也不接受任何對中國的無端指責”  。

            特朗普的跑題發言

            26日是“國際不擴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日”  ,聯合國安理會舉行相關討論會 。由於美國恰好是為期一月的安理會輪值主席國  ,會議由美國總統特朗普主持 。上午10時  ,特朗普宣佈會議開始 ,並首先代表美國發言  。他最初的發言並沒有跑題 ,主要集中在指責伊朗在中東擴散導彈  ,是“世界恐怖主義的支持者”  。他還為美國退出伊核協議辯護  ,聲稱該協議為伊朗發展核導計劃提供瞭資金  。

            接下來他卻話鋒一轉  ,警告中國不要幹預美國的中期選舉 。特朗普說:“我們發現  ,中國一直在試圖幹預我們11月即將舉行的2018年選舉  ,以反對我的政府  。他們不想讓我  ,或我們 ,贏得選舉 ,因為我是在貿易上挑戰中國的第一個總統  。我們在貿易上正在勝出 ,在每個層面上勝出  。我們不希望他們來插手或幹預我們的選舉  。”

            對於特朗普的“跑題” ,美國廣播公司評論說  ,鑒於安理會會議是由美國呼籲召開的  ,議題是聚焦核不擴散問題  ,特朗普在會上突然評論中期選舉受外國幹預的事情  ,的確令人感到意外  。

            “他的說法缺少細節和證據支撐  ,而且他所發言的這個會議的主題是聚焦不擴散議題”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說  。

            《紐約時報》的觀點類似:“特朗普此前也曾指控過中國幹預選舉 ,但從未在這樣高調的國際場合如此直白  。他沒有對中國如何幹預  ,或是中國的策略是否超越瞭試圖影響一場愈發惡化的貿易戰給出證據  。”

            “中國拒絕特朗普毫無根據的指控!”德國《南德意志報》27日報道說  ,特朗普在聯合國指責中國幹涉美國國會選舉 。這不是特朗普針對中國的第一次指控  。中國外長王毅聽到特朗普的指控時  ,看起來對此有點意外  ,他聳瞭聳肩  ,在隨後的發言中堅決拒絕瞭這些指控  。

            “美國之音”報道稱  ,輪到王毅發言時  ,他並沒有首先回擊特朗普的警告  ,而是在發言的最後  ,不點名地作瞭回應 。王毅說:“最後我要強調的是  ,中國歷來堅持不幹涉內政原則  ,這是中國的外交傳統 ,也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贊譽  ,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幹涉任何國傢的內政  ,我們也不接受任何對中國的無端指責  。我們呼籲其它的國傢也能恪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 ,不得幹涉別的國傢的內政  。”

            “作為中國高級外交官  ,面對詆毀中國的聲音  ,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的反應首先是非常及時的  ,而且措辭有理有力有節  ,展示瞭中國外交的風范” ,外交學院教授李海東27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說  ,東方外交方式和外交禮儀與西方一直存在差異  ,東方的表達方式更為含蓄  ,這也是王部長沒有直接點名的原因  。“在那樣一個嚴肅的官方場合  ,不適合像美國那樣不顧一切率性表達  。但王部長還是用適合自己的方式闡述瞭中國對此的回應  ,讓在座的各國代表對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明確立場一目瞭然 。”

            證據呢  ?

            特朗普的指控驚到的不僅僅是中國  。英國《衛報》說  ,特朗普利用美國作為安理會輪值主席國的機會指責中國試圖幹涉中期選舉  ,這讓世界領導人大為驚訝  。這一出人意料的指責制造瞭一場短暫的風暴  ,暫時把人們關註的焦點從安理會會議上轉移開來 ,因為安理會會議凸顯瞭特朗普的伊朗政策在聯合國所受到的孤立 ,安理會的另外14個理事國幾乎全部支持伊朗核協議 ,其中包括美國的盟友  ,這就使得美國在這個問題上顯得格外孤立 。

            “特朗普突然擔心(中國)幹預中期選舉的事瞭”  ,美國《名利場》雜志以嘲諷的語調評論說  ,你可能聽說過俄羅斯幹涉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  ,而且企圖在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中仍這麼幹  。這一事實現在被多個部門廣泛接受 。但是特朗普一直拒絕承認選舉受到幹預  ,可是星期三在聯合國他卻出現180度大轉彎  ,突然非常擔憂選舉幹預的事情瞭  ,但這次不是俄羅斯  ,他把矛頭指向中國  。盡管從特朗普口中冒出的大多數瘋狂的事情看來是隨口而出  ,而且沒有事先的考慮  ,但是指責中國積極幹預美國中期選舉可能是特朗普政府一段時間以來炮制的戰略的一部分  。

            證據呢 ?這是很多記者關註的問題 ,但他們到最後也沒從美國政府那裡得到滿意的答案  。“美國政府官員尚未回應‘野獸日報’關於涉嫌中國幹預美國選舉的更多信息的請求”  ,美國知名博客網站“野獸日報”說  。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  ,特朗普後來被記者追問此事時隻是表示  ,“美國有大量他們(中國)不想我贏的證據 。”26日晚  ,特朗普在推文中指責中國“在《得梅因紀事報》和其他報紙上刊登看似新聞報道的宣傳廣告”  。

            然而西方媒體認為  ,事實上中國以及其他國傢在美國報紙上刊登廣告的行為較為普遍  。《華盛頓郵報》說  ,中國、俄羅斯以及其他國傢多年來一直在美國的眾多報紙上購買類似廣告  ,其中就包括《華盛頓郵報》  。

            美國《紐約客》雜志網站的文章稱  ,購買報紙版面的做法在外國政府中很常見  ,但它無論在成本上還是在復雜程度上都遠不及“俄羅斯情報部門對美國社交媒體和公眾輿論的操縱”  。文章還援引前美國五角大樓主管亞洲事務的副助理部長亞伯拉罕·鄧馬克的觀點說  ,施加影響和進行幹預之間是存在區別的  ,“中國做的是前者  ,俄羅斯做的是後者”  。

            “事實上  ,即便是美國的盟友也對特朗普的保護主義貿易政策作出回應 ,目的是對華盛頓施加政治壓力  。如墨西哥對美國奶酪征收關稅  ,歐盟對威斯康星州生產的哈雷摩托車征收關稅  ,加拿大和墨西哥對威士忌征收關稅等  。”《紐約時報》說  ,“特朗普對中國的評論也引發一些疑問:特朗普是否試圖轉移人們對其他問題的註意力  ?或者他是否真的擔心11月中期選舉共和黨的前景  ?”

            敵對行動的新戰線

            特朗普政府一名高級官員稍後試圖為特朗普對中國的指控尋找進一步的支撐材料  ,但仍然失敗瞭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 ,該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說  ,中國的行為“達到不可接受的程度”  ,“遠遠超出多數其他國傢的互動方式”  。他還稱中國的行為包括網絡活動  ,卻沒有詳述  ,也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中國幹預美國政治活動的程度可能達到俄羅斯秘密影響美國2016年大選時的水平  。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稱  ,這名官員最終提供不出具體證據來支持特朗普的說法  ,他列出的中國政府的做法與中期選舉沒有具體聯系  ,也沒有解釋類似做法如何等同於幹涉  ,隻是說特朗普政府“正處於將信息分類的過程” ,副總統彭斯下周在哈得遜研究所發表演講時將指出中國的幹涉行為  。

            雖然提供不出什麼證據  ,但美國的對華政策引發擔憂  。《華盛頓郵報》說  ,特朗普直接指責中國幹涉美國中期選舉 ,以報復華盛頓與北京之間持續的貿易戰 ,這標志著雙邊關系敵對行動的新戰線  。文章認為 ,共和黨人正面臨艱難的中期選舉時刻  ,特朗普指責中國可能的目的是  ,如果共和黨不能保持對國會的控制 ,那特朗普就可以把這歸咎於外部勢力  。

            “今日俄羅斯”電視臺27日援引專傢的分析說  ,現在美國反俄議程已經到瞭盡頭 。幾年來  ,俄黑客一直攻擊美國競選活動是不可能的  。因此  ,特朗普需要一個新的敵人  ,假設它會對美國造成傷害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 ,北京是美國最適合的角色 。

            對此 ,李海東認為  ,可以說美國對華政策越來越極端  ,但是必須指出  ,中國對美政策還是相當具有建設性的 。中美關系的未來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  ,可能需要3至5年的時間才會有一個清晰的認識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能太樂觀  ,但也不用太悲觀 。